当前位置:主页 > 抢答器 >

抢答器

亚洲色图上 _商纣与夏桀并列,成语“桀纣之君”主角,有“助纣为虐”成暴君

日期:2019-07-25 18:40:33     浏览次数:

商纣与夏桀并列,成语“桀纣之君”主角,有“助纣为虐”成暴君

商纣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他的暴虐统治,使他大失民心。纣的暴虐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好酒淫乐,嬖(b闭,宠爱)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史记股本纪》);二是“重刑辟(罪),有炮烙之法。”诛杀大臣—醢九侯、脯鄂侯、剖比干、囚箕子(《史记殷本纪》)。这是对商纣暴虐的总体评价,具体事例内容应该很多,本文只是通过具体事例佐证。

商纣与夏桀并列,成语“桀纣之君”主角,有“助纣为虐”成暴君

在上一篇图文中,老龙跟大家提到过,纣征伐东夷已经是大耗资财和人力,征服东夷以后本应安定民心,发展社会生产。可是纣只顾享乐,宠妲己,妲己喜欢观看歌舞,纣命乐师师延创作了靡靡之乐,怪诞之舞。为了玩乐,“弃田以为园囿,使民不得衣食”(《孟子·滕文公下》)。每个商王都喜欢打猎,这是从卜辞中得以证实。但纣还更进一层,干脆把商都附近的一些农田荒废,让禽兽自然生长,成为天然动物园,供他玩乐。人民无田可耕种,衣食无着,十分不满,更加深了社会矛盾。

为了满足享乐,纣不惜一切压榨人民,尽力指使谀臣们搜刮人民的钱财、粮食,修建了一个很大的仓库,取名巨桥(在今河北曲周),贮备了大量的粮食。在朝歌修建了一个又大又高的台,在台楼上面可以眺望四方,取名为鹿台,又叫“南单之台”。又“以酒为池,悬肉为林(在树上挂上熟肉),使男女倮(光着身子)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史记 殷本纪》)。朋友们对如此的场景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呀?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同样的是夏代的暴君夏桀,他也是作酒池(见前夏代部分),而且还可以“运舟”。根据古书的记载,夏商两代的亡国之君,其暴虐行为都基本相同。早有史学家指出过,这可能是后世史家为了数夏桀、商纣罪恶,将两人不同的事各自都附会上,未必完全可信,同时也很难分清各有多少。但是无风不起浪,有这个传说至少说明桀纣二君在其德行和为政方面一定是存在大的问题的。

商纣与夏桀并列,成语“桀纣之君”主角,有“助纣为虐”成暴君

在纣的身边有几个“助纣为虐”的谀臣,一个是“善谀(谄媚)好利”的费仲,另一个是“善走”的蜚廉,再个是力大而“善毁谗(造谣)”的恶来。蜚廉和恶来是父子,也就是后来秦国的祖先。还有一个诸侯黾崇侯虎,他不经常在朝廷,只是纣在西部地区诸侯中的耳目。他们都是当政的大臣,又善于向纣进谗言,陷害贤臣。因为他们深得纣和妲己的信任,于是仗势欺榨人民,从中渔利。在人民中间,朝廷内外,没有不恨他的。

还有炮烙之刑的说法。凡是“百姓怨望而诸侯有叛者”(《史记 殷本纪》),纣就处以重刑,“用炮烙之法”。炮烙之刑,就是用青铜铸造一根中间空的铜柱,把人绑于柱上,下面烧火,将人活活烙死。当一个朝廷对君王,整天挖空心思如何残暴地处罚臣民的时候,也预示着一句俗话: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商纣王对残暴到了这样对地步,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的就有反抗。纣的暴虐行为引起了诸侯们的反对,有一个在朝的诸侯叫梅伯,多次劝谏纣不要任意对臣民施加重刑。纣杀了他以后,还将他醢(hai海)了,即剁成肉酱后分赏给诸侯们吃,并宣布:如再有劝谏王者,以此为例。被列为商王朝三公(西伯、九侯、鄂侯)之一的九侯(封地在今河北临漳),有一女儿长得很美,被纣得知选入宫去,因看不惯妲己而被纣杀死,并将九侯醢了分送诸侯。三公的另一个鄂侯(封地在今河南沁阳西北)为此而指责纣,也被封杀了以后制成干尸以示众。西伯姬昌当时在商都,见两侯连遭杀害,甚是叹惜,只说了句“太过分了”,不巧被崇侯虎听见,很快就向纣报告。纣慑于周在西部地区有很大的势力,不敢冒然杀姬昌,只下令将西伯囚在鱿(you友)里(即牖里,在今河南汤阴北)。纣王不单单是对百姓如此残暴,对朝中重臣也毫不手软,痛下杀手,令多少人不寒而栗。

商纣与夏桀并列,成语“桀纣之君”主角,有“助纣为虐”成暴君

纣囚西伯的消息传至周以后,周的大臣闳(hong宏)天、散宜生等人,商议救西伯的办法,他们想起费仲是个好利的谀臣,纣又是个好色之徒,于是就在莘国(今陕西合阳东南)选了有莘氏的一个美女;在西戎选了些骏马和许多美玉、宝器、奇异玩物,通过费仲的手,向纣说情。纣见了有莘氏美女后,非常高兴地说:“此一物(指美女)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史记·周本纪》)就下令放了西伯,还赐给西伯弓矢斧钺等兵器,表示授命西伯有征伐诸侯的兵权,还说:“谮西伯者,崇侯虎也”(《史记·周本纪》)。西伯献出洛水以西的地方,请求纣废除炮烙之刑,纣也都同意,这样西伯就回到了周。纣对西伯的上述做法,除了表明纣的残暴外,还说明了纣还是个短视之人。如此种种,一切的一切预示着,商的衰败,周的兴起,已经是大势所趋。